苗木资讯
苗木资讯

东方园林“欠薪风波”背后



  再过不到一个月,距离东方园林(002310.SZ)“史上最冷发债”发生的日期,将满一周年。在这个节点上,东方园林再度陷入舆论风波。近期,多名东方园林离职、在职员工向界面新闻记者反映,东方园林薪资拖欠现象严重,员工已有数月未得薪资。

  对此,东方园林高级副总裁张振迪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独家采访时回应,在4月19日完成近期的最后一笔大额刚兑后,东方园林的偿债压力已有所缓解,公司目前已开始陆续发放所欠薪资,预计将在5月30日以前,全部解决离职和在职员工的薪资问题。

  事实上,欠薪风波只是东方园林资金危机的进一步演化。在PPP项目清理整顿、融资环境收紧的大背景下,作为“园林第一股”,在过去一年中,东方园林资金链持续紧绷,偿债压力巨大,一度濒临崩溃边缘。这也导致其不得不降低PPP项目中标节奏,并通过出售资产、拓展融资渠道等方式缓解债务压力。

  如今,随着相关风波进展,东方园林的可持续经营能力如何?是否会在主营业务结构或者模式上有所变动?未来的业绩情况怎么样?也为外界所关注。

  张振迪向界面新闻记者称,目前银行等金融机构对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较大,东方园林未来将在实行“金融一票否决制”的前提下,继续推进PPP业务开展。

  欠薪风波

  4月25日,东方园林北京总部再度出现了前来讨薪的员工。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在过去数月间,已有多波员工申请劳动制裁。

  早在2018年7月,东方园林已发生欠薪现象。离职员工透露,彼时,东方园林内部出现资金紧张迹象,不仅员工为公司垫付的差旅费等款项报销下发缓慢,当月的工资也遭停发。

  直到2018年11月,东方园林才一次性结清了员工4个月的工资。但当月起,东方园林又开始出现欠薪。多名东方园林前员工称,东方园林7级及以下员工的工资,仅发放至了2018年10月,拖欠了4月有余;8级及以上员工的工资,则发放至2018年9月,拖欠5月有余。

  伴随着急剧紧张的流动性,东方园林的员工总数在过去一年间大幅度减少。据张振迪透露,东方园林在最高峰时期的员工总数约8000人,而截至目前,东方园林的员工总数已缩减至约4000人左右。

  4月25日下午,在东方园林北京总部办公室,界面新闻记者看到,部分楼层正在办公的员工较少,部分工位处于闲置状态。现场员工对界面新闻记者称,因为是下班时间,所以在岗人员较少。

  近期,东方园林各集团已开始陆续发放所欠员工薪资。4月25日,两名离职员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其已于当日收到了自去年以来被拖欠的全部薪资,目前仅剩报销款项尚未得到。另一名在职员工向界面新闻记者称,部分在职人员近期也已陆续收到工资。

  “有的集团(工资)已经发满了,我们现在鼓励各集团好好做项目,开工之后赶紧回款,回款当中的一大笔优先解决工资问题。”张振迪说。

  张振迪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在发放了一部分以后,目前东方园林拖欠的在职、离职员工的薪资、报销款、赔偿金等,合计规模约2.5亿元。其中,拖欠离职人员的款项规模约7000余万元。

  实际上,东方园林的账上并非毫无资金。据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东方园林账上的货币资金仍有约20.09亿元,理论上足以覆盖员工薪酬。但彼时,东方园林仍面临巨大的偿债压力。

  资料显示,在2019年1月及2月,东方园林需兑付两笔短期融资券,规模合计已逾20亿元。而东方园林上述20.09亿元的货币资金中,有12.39亿元处于受限状态。这意味着,彼时,东方园林账上实际能动用的资金尚不能解决接下来到期的还款。

  如果全面解决欠薪问题,则很可能资金链断裂,无法偿还到期债务,从而导致违约。一旦违约,东方园林后续的融资将受到巨大影响。“我们在内部开会的时候也说,是想活下去,还是说不还债务了,把工资解决。这是很难的一个选择,因为钱就这么多。”张振迪说。

  4月19日,东方园林完成了对“16东林01”10.57亿元规模回售部分债券的兑付。这是东方园林承诺5月底前解决欠薪问题的重要前提,因为在这之后,东方园林近期没有大额刚兑项目,债务压力得以缓解。

  资金危机

  2018年5月20日下午16时,东方园林贴出公告,公司计划发行的规模10亿元的公司债券,实际最终发行规模仅5000万元。彼时,东方园林的总市值超过500亿元,是园林类上市公司中的第一股。在此后数小时内,东方园林发债失利的消息迅速流传,市场震惊。有市场人士直接将这次失利的发债称为“史上最冷发债”。

  这其实也是东方园林资金危机的直接导火索。

  “那时候已经感觉到有点变化,因为前一年的8月份,央企已经不太同意做PPP项目。”张振迪在谈及那次失利的发债时说。

  “史上最冷发债”对于东方园林来说,可谓标志性事件,但发债失利的消息并未立刻在东方园林内部掀起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