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木资讯
苗木资讯

暴雨后的何巧女和东方园林的334天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暴雨后的何巧女和东方园林的334天

  这是东方园林史上最难的一年。

  自2018年5月21日,东方园林发债计划意外失利,成为史上最凉债券,到2019年4月20日,东方园林被曝拖欠几千名员工工资,共334天。

  这334天,东方园林境遇艰难。

  东方园林(002310.SZ)被称为园林第一股,其创始人何巧女有“中国女首善”之称,曾因捐款96亿元保护濒危动物,引发舆论关注。

  为摆脱困境,何巧女在这334天里带领东方园林四处突围,无数次化险为夷,首批拿到政府纾困基金、迎接朝阳国资入股、被央行行长点名走出困难,还有接连还了好几笔刚兑…

  此次曝出的裁员瘦身、欠薪等问题也与东方园林“自救”有关。深陷泥淖的东方园林境遇有目共睹,但事关上千名员工的薪资,能否得到谅解,还有待观察。

  1

  民企“缺血”

  去年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环保行业一度出现融资成本超过投资收益的现象。行业平均投资收益6%左右,融资成本已高达8%以上。一批环保企业特别是民营环保企业出现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

  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荣誉会长文一波曾表示,“金融机构没有意愿放款,一听是环保企业就想躲,信贷还完之后只减少、不增加,甚至贷审会审批后给了‘粮票’的都没钱放款。”

  环保企业资金短缺,亟待“输血”,归根究底在于环保行业属于政府扶植下的产业,与地方政府关系紧密,再加之政府大规模调整PPP(政府和私企、民营资本合作搞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政策,大批不规范PPP项目被清理出库,直接导致参与项目的企业无法继续融资。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此背景下,不止东方园林,很多民营环保企业日子难过。神雾环保(300156.SZ)、凯迪生态(现为*ST凯迪)(000939.SZ)、盛运环保(300090.SZ)等接连爆发债务违约。其中,据凯迪生态1月份公告显示,其逾期债务高达116.47亿元。

暴雨后的何巧女和东方园林的334天

  大额债务违约,不仅影响上市公司的经营和未来发展,同时也使投资者遭遇巨大损失。如果一家利益相关机构开始抛盘,可能会引发更大面积的股票抛售。

  对企业来说,发生债务违约意味着公司资金链紧张,极大可能引发资金账户冻结,直接导致信用评级下调,融资渠道缩窄,融资更加困难。从而反过来影响公司正常经营,甚至引发停工停产等。

  盛运环保就曾因债务违约发公告称,公司可能会因逾期债务面临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冻结等风险,可能将会影响到公司生产经营和业务开展,增加财务费用,加剧资金紧张状况。

  这不,2019年一开年,环保领域就惨案不断。

  今年初,水务龙头企业碧水源(300070.SZ)公告称,引入川投集团后,公司实控人可能发生变更,引发外界哗然。其创始人文剑平后来表示,引入川投的直接原因是当前形势下的民营企业普遍面临资金和财务危机。

暴雨后的何巧女和东方园林的334天

  紧接着节能领域的神雾环保(300156.SZ)由于未能按时还款,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成为2019年“老赖”第一案。此种情况下,神雾集团马不停蹄地寻求国资驰援。

  除碧水源、神雾环保,三聚环保(300072.SZ)也被爆涉嫌关联交易…

  2

  努力自救

  环保产业经历寒冬,很多企业开始寻求外部支援进行自救,试图走出泥潭,也包括东方园林。

  去杠杆切切实实来临时,东方园林面临了较大的财务压力。

  2018年9月4日,央行与全国工商联在京召开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座谈会。传闻这次会上,东方园林创始人何巧女替民营企业发声,喊话时任央行行长易纲,“现在民营企业太难了”。

暴雨后的何巧女和东方园林的334天

  此前,东方园林先后获得了民生银行、兴业银行、广发银行和华夏银行超过64亿元的授信,以及多家银行15亿元信贷支持。